热甚者加生石膏20—30克,热病最常见的就是感冒、流感

  《说文》曰:“疫,民皆疾也”,明确指出“疫”是一种急性流行性传染病。流感就是中医时疫的一种。中医认为,由于六淫时行病毒侵袭人体而致病,以风邪为主因,风邪虽为六淫之首,但不同季节往往与其他当令之时气相和而伤人,一般以风寒、风热两者多见。若四时六气失常,春时应暖而反寒,夏时应热而反冷,秋时应凉而反热,冬时应寒而反温。

摘要:尚有感冒夹食、感冒夹痰,等等,均须仔细辨别(夹食加消食之品,夹痰加化痰之品),则疾病自无遁情。至于流感的并发症,则以肺炎为常见,又须视其继发感染情况,或属治疗不能及时.或属c失于谨摄,随证治之,适宜为度。

流行性感冒( 以下简称 “流感” ) 是流感病毒引
起的急性呼吸道感染性疾病,具有传染性强、传 播速 度 快 的 特 点。流 感 病
毒 是 正 黏 病 毒 科 ( Orthomyxoviridae) 的 代 表 种,分 为 甲 、乙 、丙
三型。其中甲型流感病经常发生抗原
变异,传染性大,传播迅速快,易发生大范围流
行,四季均可发生,以冬春季为主。临床以突然 起病,高热,体温可达 39 ~
40℃,可有畏寒、寒 战,多伴头痛、全身肌肉关节酸痛、极度乏力、
食欲减退等全身症状,常有咽痛、干咳,可有鼻
塞、流涕、胸骨后不适等,颜面潮红,眼结膜外 眦轻度充血 [1 ]
。流感属中医学 “伤寒 ”“温病”范 畴。东汉张仲景在 《伤寒杂病论》中提出
“时行 之气”为疫病之源 [2 ] 。 《素问·六元正纪大论》 云 :
“疠大至,民善暴死 。 ” 《素问·骨空论》曰:
“风者,百病之始也……风从外入,令人振寒,汗 出、头痛、身重、恶寒。
”以上描述都类似于流 感。本文主要从伤寒六经、卫气营血、三焦三方
面对流感的病机进行探讨,为流感的中医治疗提 供思路。1
按伤寒六经辨证体系探讨流感发生与气候变化密切相关,冬春天气寒
冷,是流感的高发季节 。 《注解伤寒论》云 : “凡
伤寒之病,多从风寒得之,冬时严寒,触冒之者, 乃名伤寒 ”
“其伤于四时之气皆能为病” ,认为外
感热病是伤于寒,郁而发热,均说明伤寒和流感 相吻合 。《伤寒论》曰 :
“太阳病,脉浮,头项强 痛而恶寒。太阳病,或已发热,或未发热,必恶
寒,体痛,呕逆,脉阴阳俱紧者,名曰伤寒。 ”流
感从发病开始就有明显的中毒症状,如发热恶寒,
头身痛,无汗。根据病在表者,汗而发之,仲景
创制了辛温发汗之重剂麻黄汤、辛温解表之和剂 桂枝汤、外寒内饮的小青龙汤
。“太阳病,项背强 几几,反汗出恶风者,桂枝加葛根汤主之” ,符合
流感周身酸痛的症状特点。邪正交争于半表半里,
症见往来寒热、胸胁苦满、默默不欲饮食、口苦、
咽干、目眩等脏腑气郁、枢机不利表现者,与少 阳证相似,方选柴胡类方;
病邪化热入里,部分 患者表现为高热、目赤、咽痛、苔黄厚腻、脉数,
与阳明证相似; 病邪深入三阴,症见吐利、腹满
而痛、喜温喜按等脾阳虚、寒湿留困表现者,与 少阴证相似;
症见无热恶寒、手足厥冷、下利清
谷、精神萎靡、脉沉微细等心肾阳虚、阴寒内盛 表现者,与少阴证相似;
症见消渴、气上撞心、 心中疼热、饥而不欲食、食则呕吐、寒热错杂表
现者与厥阴病相似 [3 ] 。宋代陈无择在 《三因极一
病症方论·叙伤风论》中创立了颇具特色的对伤
风从六经辨证的学说,提出治足太阳膀胱经伤风
用桂枝汤,治足阳明胃经伤风用杏子汤,治足少
阳胆经伤风用柴胡加桂枝汤,治足太阴脾经伤风
用桂枝加芍药汤,治足少阴伤风用桂枝附汤,治
足厥阴伤风用八物汤。患者得病后,随其正气强弱、体质寒热、感邪轻重、治疗当否、有无宿疾
等不同情况而出现不传经而愈、或传经 ( 顺经传、 隔经传、表里传)
、或直中、或合病并病、或坏病 而加重、乃至危殆等不同转归 [4 ] 。2
按卫气营血辨证体系探讨流感是外感六淫之邪或非时之气、温热病邪
及人体正气不足而致,具有传染性强、易于流行、 症状相似等特点,属中医学
“瘟疫”范畴,其主 要病机为疫毒袭于肺卫、卫阳被遏、毛窍闭塞、 肺气闭郁所致
[5 ] 。叶天士说 : “肺主气属卫,心主
血属营……温邪上受,首先犯肺,逆传心包” ,指
出卫气营血的前后顺序和浅深关系,气分证是疾
病的初期阶段,病情最轻,血分证病情最重。温
病学善用寒凉,照顾阴液,符合流感高热伤阴的
证治特点,流感营血证候少见,主要在卫、气 分 [6 ] 。王孟英
《温热经纬·叶香岩外感温热篇》 指出
“凡温邪初感,发热而微恶寒者,邪在卫分。
不恶寒而恶热,小便色黄,已入气分矣。若脉数
舌绛,邪入营分。如舌深绛,烦扰不寐,或夜有 谵语,已入血分矣。
”温邪由口鼻而入,初犯人体 肌表,卫气功能失调,与流感初发症状相似,以
银翘散方为主; 肺与大肠相表里,由卫分转入气
分,则肺胃同病。若卫、气同病,流感症见发热、
恶寒、口渴、咽红,以辛凉宣肺止咳,方选桑菊 饮;
若肺热壅盛,发热、咳频、脉数,方以麻杏 石甘汤;
气分证未解,传化入里,动血耗血,逆
传心包或内闭外脱与流感的中毒型相似,治以清
心开窍与固脱。早期适时清气凉血散瘀干预,对 阻断病情进展具有重要临床价值
[7 ] 。 现代医家任继学 [8 ] 从病因进行探讨,认为流 感即中医学所称
“时行感冒” ,是由热疫、寒疫病 毒侵入人体所致,六淫之邪犯人必夹时疫病毒。
总结出时疫犯人的三条途径: 其一邪由上受,侵 卫犯肺;
其二直犯营血,逆传心包; 三则邪虽由
上受,但直趋中道,伏于膜原。并指出时疫多由
呼吸道而入,其邪所客,始于卫气。卫气为邪所
束不能御邪于外,疫邪遂由气道侵伤于肺,由肺
之络脉波及于胃。重则由营及血,营卫失调,不
能拒邪,由血道伤神明,而邪之袭人是否发病,
全在乎正气之盛衰、疫毒之多寡、毒气之强弱。张伟等 [9 ]
认为流感可见发热、咳嗽、咳痰,伴胸
闷憋气、喘息、气促,此期胸闷憋气症状较重者,
提示危重症倾向,舌质红,苔多见厚腻、黄厚腻, 脉象多弦数。马羽萍等 [10
] 认为流感进一步发展还 可出现高热、口渴、烦躁不安甚者神昏谵语、咳
嗽或咳血、胸闷憋气、气短、舌质红绛、苔黄、
脉细数等气营两燔重证。从临床实际看,顺传者
多,逆传者总属少数,失治入肝肾者也属少数 [11 ] 。
流感以单纯型多见,病位在肺卫,中医治疗本病
疗效较好,分型论治与西医治疗相结合,对缓解
全身症状有明显作用,能缩短病程 [12 ] 。3
按三焦辨证体系探讨风性轻扬,多犯上焦,外邪自口鼻、皮毛而
入,肺卫先受,流感发病初期,其卫表症状见恶
寒、发热、头身痛,肺系症状主要有鼻塞流涕、
咽痛、咳嗽等,病机当属肺失宣降、肺窍不利。
三焦辨证理论是清代医家吴鞠通在 《温病条辨》
中创立的辨证体系,其将心肺作为上焦,脾胃作
为中焦,肝肾作为下焦,分析三焦的发病症状及 传变规律 。《温病条辨》曰 : “
《伤寒论》六经由表 入里,由浅入深,须横看; 本论论三焦,由上及
下,亦由浅入深,须竖看……凡病温者,始于上 焦,在手太阴
”“肺病逆传则为心包,上焦病不治 则传中焦,胃与脾也;
中焦病不治,即传下焦, 肝与肾也。始上焦,终下焦” ,与卫气营血理论有
一定联系,又补充其不足 。《温病条辨·上焦》第 6 条云 :
“太阴风温、温热、瘟疫、冬温初起……
但恶热,不恶寒而渴者,辛凉平剂银翘散主之。 ” 《温病合编》曰 :
“凡头痛、身热、恶寒诸表证属 肺经,肺主皮毛也,多言烦躁。谵妄属心经,神
识昏乱,此上焦也。舌苔黄厚,胸腹胀满属脾胃, 温邪传里也,此中焦也。
”邪犯上焦,首先犯肺,与流感症状相似,发
热、恶寒、咳嗽为主,周平安以辛凉宣肺透邪法 取正汗为治疗要点 [13 ]
。邪犯心包,身热、神昏谵 语、肢冷、舌绛等,同重症流感,表现高热、休
克、中枢神经系统损害,与 DIC 等相似。邪犯中
焦,传入阳明经致阳明热盛证,津液大伤; 太阴
经,湿困脾,伴胃肠道症状,与胃肠型流感的呕
吐、腹痛、腹泻相似。周仲瑛认为该病病机演变
以三焦传变为多见,病位中心在肺脾,变证在心
肾,病理特点主要在气分,重则深入营血,传变 一般顺传,重证可出现逆传 [14
] 。《医碥》曰 : “热 在上焦,咽干口烂……热在中焦,心烦口渴……
热在下焦,便闭溺赤” ,与部分流感患者表现出的
热病症状相似。关于流感表现出咳清稀泡沫血痰的症状、病机、治法,可参考吴鞠通在
《温病条 辨·卷一上焦篇》第十一条中相关记载 “太阴温
病,血从上溢者,犀角地黄汤合银翘散主之……
若吐粉红血水者,死不治……粉红血水,非血非
液,实血与液交迫而出,有燎原之势,化源速绝 ……北源绝乃温病第一死法”
。吴鞠通认为此为危 重证,姜良铎等 [15 ] 指出甲流重症患者,由于毒邪
极重,此种情况也可能从卫气分前一天直接发展
而来,病机关键一是热毒重,一是元气被重创速
亏,该现象也是毒邪深入血分的表现,只是其病
位重点在上焦肺脏,是毒邪深入肺络血分,毒损
肺络及气不摄津摄血的局部出血,而非毒散全身 血热妄行的全身性动血耗血。4
结语随着历代医家对疾病的深入研究,其理论基
础也越发完善,从古代医家不同辨证体系探讨流
感的中医病机,对现代流感中医防治有一定指导
意义。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 《流行性感冒 诊疗方案 2018
年版》中辨治流感时将其分为轻症
和重症,轻症分为风热犯卫和热毒袭肺两个不同
证型,重症分为毒热壅肺和毒热内陷,内闭外脱
两个不同证型,对流感的防治发挥指导意义。目
前实际应用时中西医结合治疗仍为首选 [16 ] 。在流
感防治方面,当今医者应在历代医家理论基础上,
灵活解读和创新发展新理论,发挥中医药的特色
优势,做好流感的防治工作。来源:北京中医药 作者:张瑞 王晓鹏 王东东
哈雁翔 卢幼然 郭玉红 赵京霞 刘清泉

  中医在临床实践的基础上结合现代医学的分型,将流感分为卫分证、气分证、营血证。

蒲老擅长治疗外感热病,热病最常见的就是感冒、流感,跟师临诊亦必是最常见的病。此文为蒲老给徒弟反复讲述,真实记录,蒲老修改。

  卫分证:相当于西医的单纯型流感。由于时令不正之气侵袭肺卫,卫邪相争于肌表引起,一般是流感的初期阶段。表现为发热恶寒、头身疼痛、鼻塞流涕、打喷嚏、口渴、咽痛、苔薄白或薄黄、脉浮数,体温在39℃左右。治疗则以辛凉解表、清热解毒,以银翘散为主方加减。热甚者加生石膏20—30克;舌苔厚、恶心呕吐者加茵陈、佩兰各10克;腹泻者去板蓝根,加黄连10克。如果项背强痛,眼眶酸重,加葛根15克、柴胡10克以清泻肌腠郁热。如果恶寒发热交替、胸胁苦满、不欲饮食、心烦喜呕、口苦、咽干、脉弦,是因表邪进入半表半里,宜用和解少阳的小柴胡汤配合治疗。

善治外感必须从善治感冒起步,真正掌握感冒治疗方法,方可掌握达到外感热病善治者治其皮毛。反复研读此文为善治外感热病重要奥秘之一。

  气分证:相当于西医的肺炎型流感。多由于邪热传里,壅塞肺气所致,一般是流感的中期阶段。表现为壮热、口渴引饮、咳嗽、气喘、咯血或痰呈铁锈色、舌红苔黄、脉滑数,体温多在39℃以上。治疗则以宣肺平喘、解热除烦,以麻杏石甘汤为主方。针对邪滞肺卫型可加清肺止咳汤,炙百部15克、炙枇杷叶12克、炙紫菀15克、白前12克、青黛6克、橘梗10克、前胡12克、川贝母10克、黄芩10克、甘草10克,咽痛加射干6克。痰多者可加鱼腥草30克等以清肺热。

流行性感冒,简称流感,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急性发热性呼吸道传染病,经飞沫传播,临床典型表现为突起畏寒、高热、头痛、全身肌肉酸痛、疲弱乏力等全身中毒症状,而呼吸道症状有重、有轻。

  营血证:相当于西医的中毒型流感。由于热毒劫阴,扰乱心神,煽风动血,瘀热互结引起,表现为高热不退,热度可达40℃以上,心烦不寐、神昏谵语,四肢抽搐或颈项强直,舌质红绛或紫绛,脉弦数。治疗宜清营泻热、凉血熄风、清心开窍,以清营汤为主方。此型患者,病情严重、瞬息万变,热重者可加羚羊角粉0.6克—1.2克,冲服。

本病常呈自限性,病程一般为3~4天。婴幼儿、老年人、有心肺疾病及其他慢性疾病患者或免疫功能低下者可并发肺炎,预后较差。流感在流行病学上最显著特点为:突然暴发,迅速蔓延,波及面广,具有一定的季节性。

  中医治病贵在因人、因时、因地制宜。流感病情重,变化快,更应该注意针对不同的病程、症状、表现及不同的人、不同的地点、不同的季节用不同的药。中医药治疗流感有其独特的方法及疗效,且经临床验证,效果显著。中医治疗流感不仅能抗病毒,还能调节人体阴阳平衡,增强机体的免疫功能,在驱邪的同时给予扶正,提高机体自身对病毒的清除能力。

流行性感冒是传染性极大的疾病,也可以说是一个世界性的急性传染病。蒲辅周先生为更好地发挥中医的优势,防治流感的流行,曾在《对几种急性传染病的辨证论治》中探讨了中医对四时流行性感冒辨证论治的一般原则。简要学习概述如下:

  

一、流行性感冒的辨证规律

因有多种疾病的临床症状极似流行性感冒,故在流感非流行期间,诊断颇困难,从流感的发病因素、流行季节、发病过程及其分类等方面掌握流感的辨证规律,是防治流感的关键。

流行因素

流行性感冒的病原体是滤过性病毒。因病毒有不同类型及病毒的变异等问题,从而增加了流感流行规律的复杂性。中医虽对病原体尚没有直接观察到,但已注意其自然环境、气候的外在因素对流感流行规律的影响。例如:

《中国医学大辞典》感冒条:此证因春夏秋三时,感冒非时暴寒所致,多见恶寒发热,头痛,骨节疼,无汗,或呕逆恶心等证,其脉人迎多浮紧,亦有弦数者。

《中国医学大辞典》伤风条:此证多由天时凉暖不一,风邪由口鼻吸入,郁于肺经,而见鼻塞声重,时流清涕,咳嗽自汗等症;甚者头痛身热,痰壅气喘,声哑咽干,脉浮而数,易于传染。

徐灵胎《医学源流论》:凡人偶受风寒,咳嗽涕出,俗语谓之伤风,乃时行之杂感也。

《巢氏病源》记载:夫时行气病者,此因岁时不和,温凉失节,人感乖戾之气而生,病者多相染易,故予服药及为方法以防之。

可见,古人所谓暴寒、风邪、时行乖戾之气,虽非明指病毒,但可以说明这些因素是引起流感流行的诱因,还认识流感是由呼吸道传染,及其容易引起流行的发生和预防的方法。

流行季节

春应温而反寒,夏应热而反冷,秋应凉而反热,冬应寒而反温,非其时而有其气,是故一岁之中,病无少长,率相似者,此则时行不正之气也。说明季节气候异常,时行不正之气能引起流感的流行,但亦有不因非时之气而发病的,即所谓六淫外感为病。流感的辨证,在因时制宜的情况下,既要分析非时不正之气。又要分析当令之邪。

例如:冬日为寒水正令,单衣薄被,感冒寒邪,多恶寒、发热、头痛、无汗、脉浮紧,此即当令之寒邪为病;若气候反温,感其气而发病者,则为非时之气为病,当于冬温法中求治。

春日为风木主令,春日感冒风邪,若初起微恶寒,后则但热不寒,头胀、身痛、口渴、咳嗽,或自汗,脉浮数者为风温,亦当令之邪为病;若寒水之气未尽,或气候骤寒,感之而发病者,则又为非时之气为病,当于感冒寒邪法中求治。

至于夏日则多属热属暑,长夏则多兼暑兼湿,秋日则燥气偏胜,而燥又有两种性质,一属于凉,一属于热,因之有凉燥和温燥两种不同的类型。以上根据时令不同,寒温各异,则四时流感亦因时变化,而表现不同的证候类型,在临床上,审察病机,无失气宜。自能收到必伏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的治疗效果。

发病过程及其分类

流感的发病过程一般较短,病势发展很快,l~2天症状达最高峰,各种证候可渐次消失,遗留极度虚弱和劳动力的降低。单纯型的流感很少迁延5~7天以上。有时在第3~4天,体温下降,病即好转。有时,l~2天后体温又复升高,病情加重,呈现双峰型的体温曲线。极轻的病例,整个病程持续1~2天,病人并不卧床。极重的病例,有时病情呈现各种全身中毒征象,甚至呈虚脱,亦有肺衰竭而死亡者。

流感的临床表现是多样性的,因而就有许多分类的方法。基本上可分为单纯型、混合型及继发性感染三种病型。

按照中医特点,需要结合流行因素及发病季节,加以归纳分析,若其时仅为当令之邪,或因感寒,或因受风,而不兼其他因素者,则发病多为单纯型感冒。

若其时气候不常而杂感不正之气者,则发病的变化复杂,多为混合型的感冒。

同时,体质有强弱,感受邪毒有轻重,年龄有大小,地区有燥湿,以及病毒侵犯的部位各有不同,如有太阳证的,头痛发热,脉浮恶寒;有阳明证的,鼻干目痛,发热,项背强,口渴汗出;有少阳证的,口苦咽干,往来寒热,胸胁满,喜呕;亦有三阳并见,但以某经证多,则加某经之药。间有直中三阴。又以所犯何经,循经治之者。

此外,尚有感冒夹食、感冒夹痰,等等,均须仔细辨别(夹食加消食之品,夹痰加化痰之品),则疾病自无遁情。至于流感的并发症,则以肺炎为常见,又须视其继发感染情况,或属治疗不能及时.或属调理失于谨摄,随证治之,适宜为度。

二、流行性感冒的治疗原则

流感总属外感的疾患,治疗流感的原则也就总不外乎解表透邪为主,而解表法又应分辛温解表和辛凉解表两大法则。根据流感的发病因素和季节,区别宜温宜凉,再辨其有无兼夹,自能执简驭繁,得其要领。

春日流感的治疗

可分感温风之气和非时之寒(同寒疫治法)两种。

1.感冒风邪发热不恶寒或微恶寒、口不渴或微渴、头痛、有汗或汗不彻、或微咳、舌苔薄白、脉浮数,或用辛凉平剂银翘散主之,或用辛凉轻剂桑菊饮主之。按风为阳邪,春则温暖,本《内经》风淫于内,治以辛凉之义,故用辛凉解表之正法。

2.感冒寒疫恶寒发热、头痛身疼、胸闷不饥、无汗、舌白脉浮,用香苏饮或复以葱豉汤。

恶寒发热或寒战、头痛、全身酸疼、咳嗽、无汗、口不渴、舌白而秽、不思食,脉浮紧或浮弦,可与十神汤,或苏羌饮。

夏日流感的治疗

夏令多热,感冒则头痛身酸、发热、口渴、无汗、舌白、脉浮数,可用银翘散加杏仁、滑石;发热、口渴、心烦、头痛、有汗,可用银翘散去芥穗、牛蒡子加杏仁、黄芩、生石膏;渴甚者加花粉;胸膈闷者加藿香、郁金;小便短者加栀子或加六一散。

若发热、头痛、头胀、恶心呕吐、胸闷身倦、腹痛下利,舌白滑或微腻,或渴,或不渴,乃暑秽及夹食,可与藿香正气散。

长夏流感的治疗

这一季节,兼暑、湿、风三气。尤多暑湿并胜。如伤暑感冒,表实无汗、发热、头痛、舌苔白、面赤口渴、右脉洪大,宜新加香薷饮;若舌尖红,可加黄连少许,小便短,亦可加六一散。

感冒暑湿,恶心呕吐、头晕身痛、倦怠乏力、腹泻不思食、发热口不渴,宜六和汤。

感冒湿胜,头痛如裹、身重、骨节酸疼、舌白苔滑、不渴不饥、脉濡、午后热甚,宜三仁汤。

若脉缓身痛、舌苔黄而滑、渴不多饮、或竟不渴、汗出热减、继而复热,乃内蕴水谷之湿,外复感受时令之湿,黄芩滑石汤可与之。

如风湿上冲、头痛脊疼、项如折,羌活胜湿汤可以选用。

按四时感冒,在夏季,特别是长夏,风、暑、湿、火兼而有之,因此流感所感受的各有不同,必须掌握病机,灵活运用辛凉透邪、芳香清化、通阳利湿等法。

以上是四时流行性感冒的一般治疗原则。可以前后互参,分别运用,不必拘泥。所列的方法与方剂,必须因人、因地、因时,增减化裁。另外,如元素九味羌活汤、海藏神术散、苏沈九宝汤等,均是流行性感冒可以选用的方剂。因为祖国医学是非常丰富的,非一方一法或几方几法所能尽其治疗流感的应有作用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,
网站地图xml地图